• 爱人别扯碎我等候的船帆
  • 发布时间:2013-06-03 08:44 | 作者: | 来源:休闲驿站 | 浏览次数:
  •     倾诉者:子健(化名), 男,30岁,
        菏泽人,
        在济经商
       文 字:安心
        梨梨和我在一起,不是被我的深爱打动,而是因为钱。半年时间,我在她身上花了大约十六万。可她一直对我说,我们根本不可能,她不值得我付出真……
         2002年夏初,因为工作需要,我带着几个有业务来往的朋友到夜总会玩。那时我还在老家菏泽的一个商贸公司做中层领导,类似这样的应酬并不稀奇。然而没想到的是,那次我却遇到了生命中难以逾越的鸿沟。
         梨梨(化名),一个在夜总会做“小姐”的南方女孩,因她而生的诸多爱和怨,纠集成我感情世界里一个至今都解不开的结……
         如果不认识梨梨,我想我的生活会是平静而的。在认识她之前,我有谈婚论嫁的女友小云(化名),我们各方面都很相配。
         可是,梨梨的出现就像一场革命,把我生命里的前朝旧世完全推翻。
         第一次见到梨梨,我就完全沉迷在她的美丽之中,她柔柔的声音,媚媚的浅笑,若即若离的靠近,深情而又飘忽的眼神……她就像个神秘而妖媚的精灵,完全摄去了我的魂魄。虽然,我们在纸醉灯迷的夜总会相识,虽然,她是个靠取悦生存的风尘女子,但我的心就像受了蛊惑,义无反顾地坠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一刻我就明白,我和小云完了。
         对小云说分手后,她几近疯狂……那段时间我几乎成了过街老鼠,所有亲戚朋友都不理解我竟然为了一个夜总会的风尘女子和青梅竹马的女友分手,每个人见到我都痛心疾首地进行劝戒,可是,我就像犯了毒瘾,听不进所有的忠告和警告。
         我父亲去世得很早,是母亲一手把我拉扯大,我是个孝顺孩子,从小没让母亲操过什么心,但梨梨的事,我却极其坚决,任凭母亲怎样软硬兼施,丝毫不改初衷。小云的家人跟我们家闹了好长时间,看到母亲为了这件事伤透脑筋的样子,我也很愧疚,但一想到梨梨,我就会狠下心来,对小云再不忍心,也去硬着心肠不管不问。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为了梨梨和有多年感情的小云分手,让很多亲戚朋友疏远,还让母亲劳心费神……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无心做任何事,公司的业务让同事帮我打理,每天都和梨梨在一起,鬼迷心窍一样。
         然而梨梨对我却没有付出真爱,那个有点游戏的女子根本就不相信男人,当面莺声燕语,巧笑嫣然,转身就似乎未曾相识,所有的柔情蜜意仿佛都只是春梦一场。可是我却为她完全疯狂,为她一个微笑,我什么都肯去做……
         很没出息地讲,我在用金钱敲梨梨的门。她肯和我在一起,并不是被我对她的深爱打动,也不是因为我的个人魅力,而是因为钱。半年时间,我在梨梨身上花了大约十六万。梨梨一直对我说,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她不值得我付出真感情。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自己觉得是一回事,对方却感觉是另外一回事。在我和梨梨之间,不少人看来都是梨梨不知好歹,一个风尘女子得到一份真爱也许就应该是她的造化,可梨梨并没有感恩的,相反,她用那种风尘女子的玩世不恭把玩着一切,我的一片同样没让她产生任何触动。
        我接触过很多女孩,包括小云,不少女孩都很优秀,可真正能让我神魂颠倒的却只有梨梨。2002年12月21日,梨梨离开菏泽回南方老家,我希望她能为我留下,可她还是没有留恋地走了。
        2003年初,我听说梨梨去了开封。我放心不下,想她一个人如何在开封生活?于是,我赶到开封,在当地的娱乐场所一家接一家地找……四五天后,有人告诉我梨梨去了徐州,于是我接着又赶到徐州,像在开封一样,在酒店安顿好后就出去找,还是在各种娱乐场所一家接着一家地打听。每天都是清晨回酒店休息,午饭后再出去接着找。
        漫无目的地在徐州找了一个多星期,一点梨梨的消息都没打听到。无奈之下,我只好返回菏泽。
        回到菏泽后,我去了梨梨原来呆过的夜总会,找到和她比较熟的一个女孩打听,请她吃饭,给她钱,说:“你只要帮我找到梨梨,多少钱我都给!”后来,我又请了那个女孩几次,她终于给了我梨梨的手机号码。
        再见面后,看到日夜思念的梨梨,看到那张魂牵梦系的脸,我几乎有流泪的冲动。我恳求梨梨接受我的感情,让她安定下来,告诉她,我能给她一份安稳的生活,一个幸福的家,一份至死不渝的爱。可是,她依然拒绝,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可能,你这么做不值得。”
        我设想过未来,我经商,让梨梨做化妆品经营,我们买房子,好好生活。但梨梨终究不肯接受我的感情,最后她竟然对我说,她有老公了,让我不要再为她付出感情。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其实她所有的一切我都不知道真假,我只知道她是个在夜总会上班的南方女子,甚至她是不是真的叫梨梨,我都不敢肯定……我越想越沮丧,对自己的感情越来越感到绝望,于是,2003年3月17日晚,我吞下了一把安定片。
        那次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救了我,他把我送到医院,然后通知了我的家人。一直追求梨梨的事我瞒着母亲,她把我拉扯大不容易,我不想让她老人家再为我操心,直到看见躺在病床上的我,母亲才知道我做了多少傻事。
        2003年5月份,梨梨去了扬州,我留不下她。临走前,她在电话里对我说:“等你有一百万的时候,我就跟你在一起。”我知道她在跟我开玩笑,别说一百万,就算是一千万,她也不会和我在一起。“如果现在我就有一百万,你会不会留下和我在一起?”我想,如果梨梨肯为我留下,就是借钱贷款我也要凑够一百万。然而,她还是那句话:“我们两个不可能的。”
        梨梨走后,我的魂魄好像也被带走。我自己租了房子住,生意不忙的时候,我就把自己关在家里,发疯般地想念梨梨。实在忍受不住思念时,我就给她打电话,每次都是简单的问候,问她过得怎么样,心情好不好。只要一说到感情,她就会打断我,“别再说这个,再说我就挂电话了。”
        2004年7月,梨梨在电话里告诉我,她要去意大利。听到这个消息我简直要疯了,恨不能插上翅膀一路追随她而去。后来她真的去了意大利,在米兰安顿下来。
        我不知道她怎么去的意大利,不知道她去那里做什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我好像一下子被打懵了,脑子发生短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不敢看到和梨梨有关的任何东西,2004年8月,在菏泽呆不下去的我来到了济南。开始我在济南打工,后来自己做,我是个聪明勤奋的人,钱花了可以成倍地挣回来,但付出的感情怎么办?交付给梨梨的爱,我想这辈子是再也收不回来了。
        我担心梨梨在米兰的一切,她会有怎样的生活?能不能让自己过得幸福?每次给她打电话,她都说自己过得不错,关于生活却从不多说,也不让我多问,不让我说感情,不让我说未来。我想为了爱情等待,可心爱的女孩却要扯碎等候的船帆……
        子健济南的朋友也有给他介绍对象的,但都被他拒绝了,“我告诉别人我已经,爱人出国了,在意大利……”说着,子健的声音有些呜咽,“安心老师,你也是女孩子,你说梨梨心里到底怎么想?很多女孩子都想有个好点的归宿,我为她付出这么多,为什么换不回她的心?”子健开始抽泣,我没说话,让他用哭泣宣泄一下自己的痛苦。
        子健说,他也试着交往过别的女孩,“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我会不自觉地想起梨梨,接受不了别人,爱上梨梨后,我也没再去过任何娱乐场所。”最后,子健表示,他对梨梨还是心存希望,“在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念头——我们能生活在一起,我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她会回来的,我会等她。”
        读者可通过以下方式发表评论:信箱:nbqs@e23.com.cn;电话:82906008;网页:www.blogcn.com/user52/anxinrexian/index.html
       (注:明日刊登《当和撞车》)
  • 相关内容